• 搜羅全球藝術精品
 

【資訊】脫歐陰云下,倫敦弗里茲藝博會及大師展仍取得顯著業績

日期:2019/10/11 至 2019/10/11    
       
Installation view of Tiwani 
Contemporary's booth at 
Frieze London, 2019.
Photo by Linda Nylind.
Courtesy of Linda Nylind
 / Frieze. Courtesy of Galerie
Thaddaeus Ropac, London.


盡管人們對英國即將退出歐盟可能產生的政治降溫感到不安,但倫敦弗里茲藝術博覽會還是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于上周日撤展的倫敦弗里茲藝博會(Frieze London)及其姐妹博覽會弗里茲大師展(Frieze Masters)的參展商在多個領域內都有良好的業績。經銷商和買家之間的共識是,盡管許多人擔心英國脫歐將影響藝術品市場,但這種情況尚未發生,而且也許永遠不會發生。那我們又何須提前煩惱呢?換句話說,不如保持冷靜并繼續前行。

弗里茲藝博會的總監維多利亞·西多爾(Victoria Siddall)在上周六接受某采訪時說:“在展會開幕前,沒人知道英國脫歐是否會或者將如何影響到本次展會。而現在我可以很樂觀地說,尚沒有不良影響。這證明了倫敦的實力、市場的實力以及構成藝術世界的全球社區的實力。”


Robert Longo, Untitled
(First Elephant), 2019.
? Robert Longo /
ARS New York, 2019.


西多爾說,今年的博覽會是弗里茲歷史上最具國際性的博覽會,來自35個國家的畫廊參加了此次博覽會。倫敦弗里茲藝博會和弗里茲大師展也吸引了眾多國際收藏家,其中一些人可能受到英鎊貶值的鼓舞——這或許是潛在的英國脫歐陰云中尚存的一線希望吧。與我交談的經銷商指出,除了駐倫敦的藏家外,還有來自美國和亞洲的大量買家前來參觀,正如一位畫廊主人所言:“所有藝術展上會現身的‘大魚’都悉數到場。”上周在攝政公園站下車的收藏家都已下定決心要購入藝術品。

紐約畫廊亞歷山大·格雷協會(Alexander Gray Associates)的總監亞歷杭德羅·賈桑(Alejandro Jassan)說:“在這里,人們的注意力比其他展會上更加集中。”展位的重點落在弗蘭克·鮑林(Frank Bowling)的一幅嶄新油畫上,他的首次大型回顧展于8月在英國泰特美術館閉幕。“我們之所以在第一天就完成了很多交易,是因為來這里的人們已深諳作品背景。他們知道這幅畫剛從工作室出爐,而他們來這里就是要做出決定。”


George Baselitz, Nicht, 
nicht verloren, 2019.
? George Baselitz. Courtesy of
Galerie Thaddaeus Ropac, London.


收藏家們往往會盡早做出重大決策,數家全球最大畫廊在整個博覽會期間完成了多筆重要交易。最重量級的交易包括:

豪瑟沃斯(Hauser&Wirth)透露其在展會上約2000萬美元的銷售。其中包括菲利普·加斯頓(Philip Guston)的油畫《手臂》(Arm)(1979),價格在500萬美元左右;馬克·布拉德福特(Mark Bradford)的新油畫《一個基于故事的池子》(A Molded Pool of Stories),價格為340萬美元。畫廊還以90萬美元的價格出售了約翰·張伯倫(John Chamberlain)1991年的雕塑作品《你可以嗎你愿意嗎》(COULDYOUWOULDYOU)。

卓納畫廊(David Zwirner)的展位對著藝博會的主要入口之一,于上周三(展覽的第一天)以380萬美元的價格將凱瑞·詹姆斯·馬歇爾(Kerry James Marshall)的新作《汽車女孩2》(Car Girl 2)(2019)賣給了美國一家美術館。卓納畫廊還以150萬美元的價格售出了德國藝術家尼奧·豪赫(Neo Rauch)的新作品。


Neo Rauch
Die Wandlung, 2019, David Zwirner.


達太·羅帕克(Thaddaeus Ropac)畫廊在倫敦的梅菲爾區以及巴黎和薩爾茨堡都設有空間。據報道,到上周三為止,畫廊已售出的作品量已達24件以上。其中包括喬治·巴塞利茲(Georg Baselitz)大型油畫《不,沒有失去》(Nicht, nicht verloren)(2019),售價120萬歐元。羅伯特·隆戈(Robert Longo)的大型素描《無題》以65萬美元的價格賣給了一家美國收藏家基金會。此外,伊麗莎白·佩頓(Elizabeth Peyton)的畫作《吻》(Kiss)(2019)以57.5萬美元的價格售出。

南非古德曼畫廊(Goodman Gallery)在倫敦的前哨站于弗里茲周(Frieze Week)期間開幕,以120萬美元的價格將威廉·肯特里奇(William Kentridge)的四件青銅雕塑賣給了歐洲收藏家。畫廊還出售了津巴布韋畫家米希克·馬薩姆烏(Misheck Masamvu)展出的所有作品,價格在1.5萬美元至4萬美元之間。


Misheck Masamvu, 
Vested Interests, 2019, 
Goodman Gallery.
Misheck Masamvu
Uninterrupted, 2019
Goodman Gallery.


阿爾敏·萊希(Almine Rech)在倫敦的梅菲爾以及巴黎、布魯塞爾、紐約和上海等地區均有藝術空間。本次展覽期間,畫廊售出了肯尼思·諾蘭德(Kenneth Noland)的大型梯形畫,價格在35萬至40萬美元之間。它還以15萬美元的價格出售了克萊爾·特伯萊(Claire Tabouret)的大型畫作《接待大廳》(2019),以及貧窮藝術畫派藝術家詹尼斯·庫奈里斯(Jannis Kounellis)的作品,售價在25萬美元至30萬美元之間。

里森畫廊(Lisson Gallery)的展臺專門展出了抽象畫家斯坦利·惠特尼(Stanley Whitney)的新作,并設有已故而深受歡迎的紐約藝術家喬伊斯·彭薩托(Joyce Pensato)的回顧展。整個展位在展會開幕的兩小時內就被搶購一空。惠特尼的作品以35萬至45萬美元的價格賣給了中東的兩家藝術機構、挪威的一家博物館和一位私人收藏家。

遍布全球的藍籌畫廊并不是唯一在弗里茲取得銷售業績的畫廊,中小型畫廊也表現優異。許多出色的展位都設在“焦點”(Focus)單元——該單元以年輕畫廊的主題或個展為特色。此外,“編織”(Woven)單元則專攻紡織藝術,由康喆明(Cosmin Costinas)策劃。


Loie Hollowell, The 
Kiss, 2019, GRIMM.
Loie Hollowell, Meeting
Place, 2019, GRIMM.


西多爾說:“我們認為特別有價值的是,銷售的豐碩成果橫跨整個展覽平臺。我正在與一家較小畫廊的經銷商交談,他們帶來了每幅價格1萬英鎊的畫作,而全部15幅畫作都銷售一空。太棒了。這對他們業務的進一步發展意義重大。”

弗里茲倫敦畫廊在中型和小型畫廊層面上的銷售業績包括:

格林(Grimm)在紐約和阿姆斯特丹都設有展覽空間,據報道已完成十多筆交易,其中包括兩幅達納·里克森伯格(Dana Lixenberg)的大型攝影作品,價格在1萬5000歐元至2萬歐元之間。此外,一幅卡洛琳·沃克爾(Caroline Walker)的畫作以3萬英鎊的售價被一著名亞洲收藏機構收入囊中。畫廊還售出了價值7.5萬美元的市場后起之秀洛伊·霍洛維爾(Loie Hollowell)的畫作,她將于11月在其阿姆斯特丹空間舉行個展。

泰勒畫廊(Timothy Taylor)以美國畫家喬納森·拉斯克(Jonathan Lasker)為主題,在其個人展位上售出了六幅大型畫作,價格從6.5萬美元到20萬美元不等。另外三幅較小的畫作則分別以每幅1.2萬美元的價格售出。

Jonathan Lasker
Ideal Interior, 2018, Timothy Taylor


新德里的畫廊 Nature Morte 是藝博會“編織”單元中的一個熱門目的地,它策劃了印度雕塑家姆里納里尼·穆赫吉(Mrinalini Mukherjee)的個人展。穆赫吉是備受贊譽的大都會博物館回顧展的主題人物,該回顧展于一周前閉幕。展出的三件青銅作品的價格在6萬美元至17萬美元之間,其中一件在展會開幕前就已售出,而另一件則在周五下午前被一藝術機構預定。

Tiwani Contemporary 的畫廊空間距弗里茲帳篷僅15分鐘步行路程,它在“焦點”單元展出的英國和尼日利亞裔畫家 Joy Labinjo 的作品已售罄。在預展開幕的兩個小時內,所有作品(每幅售價1萬英鎊)就被藏家和藝術機構搶購一空。


Mrinalini Mukherjee
Palm Scape VI, 2013, Nature Morte


在博覽會的偏遠角落里,倫敦艾瑪琳(Emalin)畫廊的展位展出的美國電影制片人和表演藝術家肯布拉·普法勒(Kembra Pfahler)的個人作品展吸引了眾多收藏家的眼球。在上周五被問及對英國脫歐的擔憂是否影響了博覽會的活動時,艾瑪琳的聯合總監安吉麗娜·沃爾克(Angelina Volk)毫不含糊地指出,該畫廊已售出了普法勒的照片、繪畫和數件拼貼畫。

信步穿過攝政公園,不遠處便是弗雷茲大師展,而那里的銷售狀況也頗為相似。從經典現代主義畫家的帆布畫和雕塑到古典大師的畫作,從希臘新石器時代的人像到一顆有著45億年歷史的隕石,藝術經銷商們兼收并蓄,將大量藝術工藝品匯集于一處。

Joy Labinjo
Jane and Mary Jane, 2019
Tiwani Contemporary.


西多爾說:“龐大的藏品維度體現了大師展的前提,你可以跨領域進行收藏,而它們匯聚于此是以質量為準繩的體現。整個展覽會從19世紀的攝影作品到古代雕塑再到中世紀的手稿和20世紀的繪畫無所不及,可以看到作品類型極為多樣化。大師展應該充當探索的平臺。”

買家發現了他們不容錯過的藝術品,價格高低不一。弗里茲大師展的顯著銷售業績包括:

豪瑟沃斯與位于倫敦和摩納哥的莫雷蒂藝術公司 Moretti Fine Art)共同面對著博覽會的主要入口,在博覽會開幕當天以650萬美元的價格售出了賽·托姆布雷(Cy Twombly)的一幅畫作。大型畫廊還出售了意大利藝術家米莫·羅泰拉(Mimmo Rotella)的兩幅解構拼貼畫(décollage)作品,分別以14萬歐元和46.5萬歐元的價格出售。此外還包括意大利后現代主義畫家馬里奧·斯基法諾(Mario Schifano)于1961年創作的作品,以90萬歐元的價格售出。

Mimmo Rotella, Senza 
titolo (Untitled), 1961. 
Photo by Todd-White. ? DACS
2019. Courtesy of Hauser & Wirth.


位于倫敦和紐約的畫廊 Skarstedt 賣出了一支標價130萬美元的凱斯·哈林(Keith Haring)花瓶,以及兩幅畢加索(Pablo Picasso)的畫作及另一幅格奧爾格·巴塞利茨(Georg Baselitz)未公開價格的作品。

常青畫廊(Galleria Continua)在意大利、法國、中國和古巴設有經營場所,以60萬歐元的價格售出了米開朗基羅·皮斯特萊托(Michelangelo Pistoletto)的作品《帶有白色桌布的桌子》(Tavolo con tovaglia bianca)(1982)。

卓納畫廊以未公開的價格出售了布里奇特·賴利(Bridget Riley)和魯斯·阿薩瓦(Ruth Asawa)的作品。它還出售了六幅勞爾·德·基瑟(Raoul De Keyser)的作品,價格在4.5萬至40萬美元之間。


Ruth Asawa
Untitled (AB.027, Stripes with
circles), 1950-1959, David Zwirner.


總部位于薩里(Surrey)的古典大師交易商約翰尼·范·海頓(Johnny van Haeften)以超過100萬英鎊的價格將晚期文藝復興時期佛蘭芒畫家阿貝爾·格里米爾(Abel Grimmer)創作于1604年作品賣給了一位歐洲收藏家,并將荷蘭風景畫家揚·范·戈因(Jan van Goyen)的《渡口》(The Ferry)(1625)以30萬英鎊的價格賣給了來自美國的收藏家。

倫敦的 ArtAncient 拍賣行以較低的價格出售了兩把舊石器時代早期的斧頭,總價為5萬英鎊,客戶是來自歐洲的當代藝術收藏家。

紐約的卡斯明畫廊(Kasmin Gallery)售出了李·克拉斯納(Lee Krasner)的幾幅炭筆繪畫作品,每幅售價為12.5萬美元。

理查德·薩爾圖恩畫廊(Richard Saltoun Gallery)總部位于梅菲爾附近,其展位上的89歲克羅地亞紡織藝術家亞科達·布依奇(Jagoda Bui?)的作品銷售一空。泰特美術館通過弗里茲泰特基金會(Frieze Tate Fund)收購了其中一件作品,而這在一定程度上激發了購買狂潮,該基金會得到了弗里茲主要持有者 Endeavor 公司的支持。布依奇的作品價格在5.5萬英鎊至12萬英鎊之間。


Raoul De Keyser,Presto, 
2003, David Zwirner.
Raoul De Keyser, Inval 
(Invasion), 1990, David Zwirner.


在弗里茲周期間舉辦的富藝斯、蘇富比和佳士得拍賣會上,拍賣行的業績低迷(除了班克斯的作品),這在一定程度上歸因于藏家在全球不穩定時期不愿進行交付。但是,在本周的大型藝博會上,大宗的交易仍舊比比皆是。

“盡管大家都陷入了動蕩不安的政治局面,但弗里茲再次證明了藝術和藝術家將人們凝聚在一起的力量,”佩斯畫廊總裁兼首席執行官馬克·格里姆徹(Marc Glimcher)說。佩斯本次的銷售成果包括亞當·彭德爾頓(Adam Pendleton)、洛伊·霍洛威爾(Loie Hollowell)與宋冬的作品,此外,新加入畫廊花名冊的尼娜·卡查杜里安 (Nina Katchadourian)也位列其中。“與往常一樣,經銷商獲得了巨大成就。在弗里茲最難的事情是,在你職務在身的情況下,克制前往別的展位進行購物的沖動!”

Installation View of Almine Rech's 
booth at Frieze London, 2019.
Photo by Melissa
Castro Duarte.


現在,藝術界的注意力將轉移到巴黎。巴黎即將舉辦一系列拍賣和藝博會,FIAC 首當其沖。一些人推測,英國退歐的影響可能使巴黎在全球藝術圈內領先倫敦,類似卓納、佩斯和白立方之類的大型畫廊都紛紛進駐。但目前看來,倫敦作為歐洲藝術中心的地位仍然穩固。

“假設我們在本月底真的離開歐盟,這也將給弗里茲近一整年的時間來應對,”西多爾說道,“作為一項極其國際化的活動,我們在某種程度上對脫歐可能帶來的影響免疫,但我們對英國的美術館和藝術家感到擔憂。”
(文章來源于Artsy
熱門推薦
換一換
幫助中心 | 配送與驗收 | 售后服務 | 服務協議 | 隱私政策 | 作品收集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藝術眼版權所有 © 2017 京ICP備17033426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33416號
安卓手机欢乐斗地主记牌器